一只垃圾y

这儿白瘗
这里是个细软短文手w吃all黄哈德恺楚芬路泽非福莫all瓶 无cp洁癖,其余cp不间断掉落

[叶黄车]春日醉(二)

叶修冲着黄少天笑了笑,眉眼弯弯的样子美好的让黄少天失了神,但是下一秒这幅美景就被叶修打破,他点了一根烟,夹在手里,骨节分明的手,细长的烟,就这么一点点接近了黄少天。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闷在嘴里,凑到黄少天嘴边,微微抬高下颚示意黄少天含住,却被他一手推开。
“我可还要靠着这嗓子吃饭呢,少帅这么做是不是在毁我生意?”
“啧,事多。不抽就不抽,还要硬生生给我安个这罪名。也罢,你嗓子若是毁了,我就把你接到我少帅府里,我堂堂叶府,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个少帅夫人,你当,怎么样?”
黄少天咬了咬唇,如同往常一样回避开了这个问题:“少帅这次到我这勾栏里来应该不光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吧。”
“我来除了干你还有什么事?”
叶修对于黄少天一次又一次的回避极为气恼,今天决定让他认识到他的重要性。
这个勾栏挺好,清清静静的,没有人来叨扰;今天的阳光也不错,脱光了衣服刚好合适,他穿着戏服一定很热吧;这张桌子更是好,高度适中还有桌布,不会硌着他;这个时间更是好,就算他嗓子喊哑了也能休息几天。
叶修越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越深。
黄少天看见叶修的笑,警惕的向后退了两步准备离开,却被叶修一把拉了回来。
“乖,在外面做一次。野战的滋味应该挺不错的。”
黄少天惊讶的睁大了眼,略微上眺的眼尾里装满了惊慌,而后他开始拼命摇头,头上戴的珠宝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叶修听到这声音一阵心烦意乱,动作略有些粗暴的摘下他头上的配饰,随意撇在地上。随后褪下黄少天的外袍,用外袍绑住他的双手,隔着雪白的内衫开始抚摸那红艳的两点。叶修凑近黄少天,在他耳边吞吐着气息:“这可是公共场合,少天儿你可别叫太大声了,引来了人...害臊的可是你。”
纯正的儿化音让黄少天耳垂悄悄红了起来,一把能说会道的好嗓子这时候却说不出话来,只有一声声的呻吟从喉咙缝里断断续续挤了出来,听起来有点像动物的哼哼声。

这就是昨天晚上没保存的那一块,sad极了,我说过了,这是一发非常慢热的车(还非常短小)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