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垃圾y

这儿白瘗
这里是个细软短文手w吃all黄哈德恺楚芬路泽非福莫all瓶 无cp洁癖,其余cp不间断掉落

我也不知道这该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写啊。。。

酒吧里无数男女和着音乐疯狂的摆动身体,一杯一杯的酒在灯光中折射出惑人的颜色,互不相识男男女女,喝到酒兴正浓,不顾形象地撕下自己身上的衣物,在舞池中纠缠在了一起,有的人甚至直接开始互相撕扯衣服。
“Strumming my pain with his fingers,
Singing my life with his words,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嘶……这声音还真吵。”
你听到这声抱怨,不禁有些好奇,来酒吧的人怎么会觉得这里吵?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你身边的吧台上,和你并排站在一起。感受到你的目光,他也看向了你。
真是个帅气的男生啊。他很适合枣红色,一身早红色的外套就那么松松散散的罩在身上,显得他有些慵懒,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却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他的危险性。普普通通的白色帆布鞋,普普通通的装束,脸上还戴了个黑框眼镜,大概是为了遮住那过重的黑眼圈吧。
直觉告诉你应该远离他,但正当你准备迈开脚的时候,他开口了,“你好,我叫尚宇。”
他顿了顿,看着你突然笑了笑,那个笑容,有些病态,有些肆意张狂。
“是个杀人狂。”
嗡——
耳朵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响声,微微盖住了吵闹的乐声。
你向后退了两步,却被他一把拉住。
“呐,不回礼可是非常不礼貌的啊。”
你已经没有力气站稳,全身重量都依靠在他身上,如果他突然松手,你一定会在这地方出丑。
“I felt all flushed with fever,
Embarrassed by the crowd,
I felt he found my letters
and read each one out loud.”
该怎么办呢?
心里思考了无数种应对方法,却发现在现实面前你没有半点勇气来实施它们。
“人呐,都是这样,胆怯又胆大。”
他嗤笑了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你,“不用害怕,我又不是现在就一定会杀了你。来,听我说个故事。”
他嘴里哼着刚刚酒吧放的那首歌,极其自然的环抱着你,走到了酒吧旁的小巷里,就像一对对普通情侣,小巷里静悄悄的,只有他磁性的声音在回荡,像极了西欧国家的童谣。
“Strumming my pain with his fingers,
Singing my life with his words,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Telling my whole life with his words,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很要命,不知道该不该写,没思路,sad,要命。有人看就写。求点心求关注求推荐啊_(:3」∠❀)_渣文笔求轻喷,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4)